1. 首页
  2. 民生

“不好意思,我要给深圳泼几盆冷水”

作 者:今纶

最近,我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去深圳某科技园见几位朋友,发现写字楼似乎出现越来越多的空置现象,这可是深圳的南山区啊,号称宇宙中心、中国硅谷,深圳这是怎么了?

其实早在6月16日,第一财经就推送了新闻《深圳写字楼空置率持续攀高:新增供应过大,金融类企业不受待见》:深圳高端写字楼的空置率逐渐攀升,部分针对民间金融类企业的写字楼空置率甚至高达30%。

与此同时,中低端写字楼受到的影响也在慢慢显现,有业主称,最近一年内,空置率从10%上涨到20%。

前两天,《长江商报》又来补刀:对于深圳市场而言,金融企业离场、包租公司退租的余波尚未散去。高力国际研究报告显示,2019年上半年,深圳甲级写字楼空置率达23.3%,其中前海写字楼空置率高达65.7%。

深圳是我最为看好的中国城市之一,深圳的科创、金融也确实在中国乃至世界拥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不过,深圳的经济速度确实在放缓,相应的指标不仅仅来自于写字楼的空置率,还有科技巨头的“后继无人”,房价高企,文教医疗质量、数量与城市地位不匹配以及城市管理的不到位。

深圳是“突然中年”了吗?应该不是,最多只是发展中的爬坡过坎阶段,但是深圳确实应该警惕了,不要“飘飘然”(时任市委书记马兴瑞语)。

写字楼空置率背后的秘密

深圳写字楼空置率出现新高,与供应量有关,也与互联网金融企业退潮有关,这些都是公开的事实,但并不是全部的真相。

深圳有关部门的公开信息显示:与往年相比,今年上半年新设立企业数量继续维持在高位运行,但增速有所放缓,趋于稳定。继续回看2018年的数据,深圳市法人和其他组织数量继续保持稳定增长,增速有所减缓。全年新增各类法人和其他组织 489,270 家,同比下降 11.98%。注意,是“下降”!

我的看法是,深圳人的创业激情正在消退。官方的解释是“在商事登记前端增加了实名核身、统一地址库应用等技术手段防范虚假注册,同时对于一些短时间内异常增加、意图不明的申请,也从严把关,这些措施的实行使得新登记的企业数量略有下降。”

当然,还有一个阶段性的现实原因:由于复杂的国际形势,深圳的对外贸易以及高科技制造也确实遭受了冲击,这一冲击的影响力会持续多久,最终会造成怎样的后果,目前还难以预料。

就我在深圳某科技园看到的情况是:一部分已经持续了几年的科技企业也在陆续撤离高租金区域,或者直接关门,这不是写字楼供应量和互联网金融企业退潮可以解释的。

华为腾讯之后还有谁?

深圳这些年科创势头发展迅猛,人皆言华为、腾讯、大疆等,但是真正诞生于近些年的,能够和任正非、马化腾在未来有希望平起平坐的科技巨头,几乎“后继无人”。

让我们来看看深圳的“创新四小龙”:风头甚劲的柔宇科技有曲面屏技术,不过大规模量产能力一直遭到质疑,而竞争对手则已经实现量产。

深圳光启在资本市场名气很大,不过“光启系”一直被质疑没有什么科研成果能够实现产业化,但是却不断以未来之名在资本市场攻城拔寨。

至于华大基因,争议不断,曾被证监会接连问询,市值掉了几百亿。

号称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的硬蛋,天眼查的结果显示:2018年,该公司法定代表人、主要人员、投资人变更频繁,2018、2017年媒体负面报道不少。

再深入问一句:深圳未来的科技实力与其他一线城市相比真的是一骑绝尘吗?恐怕不是,看看公开报告和数据。

在《2019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》和《2019一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》两个报告中,深圳独角兽企业有16家,北京(82家)和上海(45家)超过深圳,广州虽然只有8家,不过,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前15大独角兽企业中间,广州云从科技估值200亿人民币,位列第4,深圳奥比中光估值只有70亿,位列第10名;在成立三年的独角兽企业前10名中没有深圳企业。

胡润研究院的研究结果显示:在未来三年内最有可能达到10亿美元估值的高成长性独角兽企业中,广州上榜5家,深圳只有2家。

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立场,发布时已注明来源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admin#wlmqw.com,本文链接:https://news.wlmqw.com/minsheng/2406.html